木子

转瞬即逝,我自留香

突然间的小幸福

晚上到家很晚了已经快11点了

给大林买了睡衣,我说:“最近辛苦啦,每天得给我做饭,还得洗衣服,还得收拾家。”

大林说:“我不辛苦,你每天回来这么晚才辛苦了。”

“天天让你做饭,还是很辛苦的。”我说

“这有什么辛苦的,做饭不是应该的嘛!”大林

其实两个人挺好,互相理解,互相体谅


20220621

昨天晚上回去10点多了,买了两瓶啤酒。

换到这边工作之后,就有人给我说,总是会有小帮派之说,我呢又特别不会弄这种情况,只能是做好自己的不给别人添麻烦,也不给自己添堵。

我呢就想做好自己的事情,但是呢,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,你想独善其身还是不可能的,就只能尽量去平衡

又开始迷茫了,不过最近想清楚一件事,既然他不能达到很好的工资水平,一直超不过我,那我就好好挣钱,让他来做家里琐碎的事情也未尝不好


20220620

又是搬砖的一天,好久没运动了。上课的小朋友马上就要结束了,今天就没早起过去,起来运动了半小时出出汗,洗漱收拾完出门了

因为晚上下班很晚,最近每天吃麻辣烫之类的,今天打算换点别的,想想挣人家这几十块钱真不容易,从早跟到晚

不过希望可以有个好成绩,也是对最近付出的自己的一个回报了

回来原工作一个月了

这边的工作方式和我以前的都不一样,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教务安排,所以工作量就会比较大,不过因为毕竟是自己熟知的领域,做起来还是比较顺的。

说几点我不是很清楚的事情

一个是有些工作应该是咨询完成的,不知道为什么这边就把所有工作都给了教务,而且会让人有一种错觉,我好像什么工作都可以做,但其实不然

第二个是不喜欢文字沟通喜欢发语音,我觉得发语音这件事情就是朋友间闲聊才用,工作还是留文字信息比较好,大家都是工作关系,说清楚工作要点就行,不用浪费彼此的时间

这个单位的人要不就是语音要么就是一长串语音,真不想看啊 

今天准备找个地方献血去,今天终于拿上身份证了

虽然是会有抱怨,但至少还是在工作的,忍耐还是要有的

疫情中的地铁空旷

刚以为疫情稳定了,然后就开始另一轮的疫情发生,真的是不太平的很呀

小沃已经好久没联系上了,有点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,但愿母子平安度过这个难关

加油你可以的

居家结束🔚可以出门了

20220520

大林突然发信息给我,转发了一条别人发的圈,然后我就答应了,这个人想套路我,发现被我发套路了,笑死我了😆

早上起来,匆匆忙忙瑜伽结束就准备收拾完去上班,突然想到我可以上晚班,今天有个学生上课上到8:30,我还得陪着写作业,估计下班过去就十点多了,还是上晚班吧。

结果上午也没闲着,帮朋友忙,洗衣服收拾家吃东西,又看了会儿电视,一上午就过去了,着急忙慌的出门坐车坐地铁。今天的上班生活开始啦

结婚后大林很疼我,虽然我老是唠叨他,但是却是不得不说,他做饭收拾得比我要多,虽然有时候收拾只收拾一半😏。我现在真的是偶尔收拾,而且一个月做一两顿饭就不错了😌

虽然没有大富大贵,但是也是幸福满满了



20220513

休息两天开始新一轮的工作

上家公司10号结束工作,很开心能遇到几个不错的同事,图一是我的小徒弟送我的杯子,她说听说我要离职的事,她在家哭了一下午。我给她说聚散无常,友谊长青,安慰的话是无力的,但是又没有更好的表达方式。真的很幸运有他们的存在。

今天开始新的工作,但是北京的疫情让人有点窒息,说不担心是虚话,但是担心也没用,只是能踏踏实实做好现在的事情了。继续学习,继续努力吧

想吃烧烤,大林就带起来吃烧烤了。

在南方待了一段时间喜欢上了喝黄酒,就去买结果卖完了,就买了一瓶梅子酒,感觉不是那个味,太甜了。

婚后虽然生活还是一样艰辛,但是还是甜的,虽然还是因为经济不济生活比较窘迫,但是至少我们还是一起在努力的,追求少了幸福指数就好了,嘿嘿!也庆幸他可以接受我的小嗜好,在一起快七年了,没有腻,反而更合适舒服了😌


买了一大袋零食,吃了三天 ,终于吃完了。

昨天晚班,已经收拾完,准备出门的时候,一对夫妻过来咨询游泳,最近业绩不好做,我就开门刚好顾问部有人就让大米接待了。家长刚开始在门外的时候问晚上下班的时间,我给家长说周末8点周中9点。家长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今天也是刚好有时间过来了,可以咨询一下吗?我说可以的,稍等,就开门了。闲聊了两句,家长打趣道说别人都是需要打电话的,我们是自投罗网。我笑着说,非常欢迎。家长也很和善的笑了。大米带的参观完后,这对夫妻看我还在,就说特别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还让你在这儿等。我说没关系的,我们店长就插话说:没事我们九点下班,家长说周末八点下班刚见姑娘已经背好包准备走了。店长突然说了句,她是准备去后面。我瞬间尴尬的不行,下班就下班呗,为啥非得这么说呢?不太懂这些人的脑回路,但就是觉得不太好。后来送走了之后,我才收拾东西回去,到家又是十点半了。实实在在不好吗?

工作总是会让我打破常规,不理解,不辩解,但也不接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