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子

转瞬即逝,我自留香

这是昨晚林先生做的饭

昨天下班也比较晚,林先生六点钟给我打电话问我几点下班,我说八点多吧,然后忙着忙着,八点多还没忙完,又打电话问我下班没,我说还没有。他说不要那么认真,你就是太认真了。我只能说好的好的,办完就回去。一不小心就到九点多了。

敢快打车回家,回去就看到美味佳肴了我好开心呀。

林先生说我变化很大,现在不那么较真了,越来越幽默了,不知道是不是好事。他自己也变换很大的,我俩在一起我做饭的次数很少很少,几乎都是他做饭,洗完,泡脚擦脚一气呵成,偶尔会说:“老婆,铺床。”哈哈哈,然后我就铺床单,弄被子。我累的时候,他就催我睡觉,给我带上眼罩,让我赶快睡觉。他之前就说:“我对你没要求的,你想做就做,不想做就不用做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”他做到了,虽然生活不富裕,可能后面压力会很大,他依旧尽量满足我。

其实生活已经很幸福了,一起继续加油呀

评论

热度(1)